北京国安 发表于 2020-11-26 12:12:00

足协施行限薪俱乐部不抵触 周金辉最接近联盟主席


  稿件来源:足球报 鲁蜜
  11月25日上午,各中超俱乐部在中国足协的组织下,于苏州召开了“中超俱乐部工作会议”,足协主席陈戌源和16家俱乐部代表共同出席。整个会议时长2个小时,讨论的内容几乎可以影响到未来很长时间整个中超的运营和发展。
  2021赛季,将是一切的开始。内外援从下赛季起进一步限薪,国内球员税前500万人民币,外援税前年薪300万欧元,队内外援总工资不超过税前1000万欧元,俱乐部投入总额不超过6亿元。关于限薪有可能衍生的“阴阳合同”问题,会上足协下了命令将在明年进一步严格督查。此外,更让人关注的是,三级俱乐部明年准入之前,全部要完成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任务——足协领导在会上指出,目前除了大连人俱乐部之外,其他15家俱乐部均需要在俱乐部名称上做出修改,做到完全去企业化,完成中性化,这是和去年讨论的改名方案有所不同也是更为严格的地方。
  职业联盟最早会在12月成立,目前对于中国足球来讲,成立职业联盟只欠“东风”,而这个“东风”指的是最终的主席人选。记者了解到,主席人选还在最后确认当中,此前最接近的是周金辉,在完全确定之前,职业联盟的工作将由刘军和黄盛华负责,黄盛华或将会跟刘军一样,辞去原俱乐部董事长一职。明年3月份开打的中超联赛,也会在职业联盟的主导下、足协的监管下开展。
    限薪细则与合同监管
  关于中超俱乐部内外援薪水限制的问题,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已经讨论很多。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少俱乐部在今年缩减开支,可还是难以逃掉欠薪和入不敷出的命运,其中不乏一些国企俱乐部。年初中超倡导的“降薪”令,实际上一直未得到真正的落实,不少俱乐部都不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都处于观望态度。在11月25日上午的中超俱乐部会议上,2021赛季开始的限薪令,终于落下实锤。
  会议上确定,自新赛季开始,中超俱乐部国内球员税前年薪封顶500万人民币,外援税前年薪封顶300万欧元,于此同时中超俱乐部队内所有外援总工资金额支出,不能超过税前1000万欧元。
  2018年底,中国足协正式出台最严“四大帽”政策,“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和“转会帽”严厉缩减球员薪资和俱乐部投入。当时规定的是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参加2019年亚洲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国家队球员在个人最高薪酬限额基础上上浮20%执行。当时只是对国内球员的薪资进行了重点缩减,一年后,也就是2019年年底,足协又公布了政策,国内球员限薪标准不变,外援税后300万欧元。
  国内球员从1000万税前工资,如今减半到500万;外援顶薪税后变税前,还增加了所有外援税前薪资总支出的限额,这是本次会议相较之前的降薪,最大的不同。
  在俱乐部总支出问题上,2018年底年宣布的中超俱乐部在2019年支出最高限额为12亿,2020年为11亿,2021年为9亿,但这些数字不包括青训支出,而从今年11月25日的会议得出的结论是,中超俱乐部在明年的年度支出缩减到6个亿,这6亿里边,不仅包含了一线队和俱乐部的整体运营,还包含了青训支出。
  其实不少俱乐部在新的限薪令开始之前,就已经在为明年的预算和引援做起了打算,大多都是以新的限薪标准为基准。毕竟经过疫情环境下一年的运营,各俱乐部都有说不出的难题。此次新限薪令的施行,也并未遭到俱乐部的抵触。
  当然人们比较关心的是,限薪对于明年即将签订新合同的球员比较好办,那么对于那些还有合同在身的内外援,应该如何让他们接受新的限薪令呢?2018年那次宣布降薪,在这个问题上解决办法是,自2019年1月1日起,在中国足协新备案的合同按限额签订;合同尚未到期的球员,待现有合同到期后再按限额重新签订。而在25日的会议上,足协针对这一点有了完全不同的办法,新办法明确提出,在未来两周之内会把新合同模式发到各俱乐部,有合同在身的球员也需要按照新的限薪标准来重新签订合同。重点是,原有合同和新合同之间存在的薪水差价,将以补充协议的形式来签订,超出部分目前不计入俱乐部总支出限额。
  2018年在首次宣布降薪的时候,中国足协就已经重点申明过对于“阴阳合同”的治理问题,确定以包括俱乐部自查、足协稽查和移交税务机关处理等方式来监管,违规俱乐部将受到扣除联赛积分、取消准入资格的处罚,违规教练员、球员将受到一至三年禁赛处罚。本次苏州会议,足协再度重申将严查因为降薪可能衍生的“阴阳合同”问题,足协表示要求俱乐部之间互相监督和举证,一旦有举报出现,足协将立刻介入调查,违规俱乐部将被直接扣分,违规队员将停赛1年以上,处罚罚金为“阴合同”的1-5倍。 
    职业联盟和俱乐部改名
  除了限薪和监管之外,苏州会议上讨论的重点还有两项,一个是职业联盟的成立,另一个是中超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问题。
  关于职业联盟,今年4月份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投资人张力向媒体透露,去年12家中超俱乐部投资人联名要求尽快成立职业联盟,但随后筹备工作陷入停滞状态。随后中国足协很快回应,在足协官网上发表了《中国足协关于推进职业联赛理事会相关工作的说明》,公告中表示:“2019年底以来,中国足协按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第十四条的具体要求,对原有方案做了必要的调整和充实。新的方案得到了广泛共识,目前按照程序正在推进中。”
  而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中国足球的也经历了重重考验,首先确保了各级联赛的完整运行,职业联盟的事情,在中超、中甲彻底完赛之后,再度被重提,足协主席陈戌源在数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争取在今年成立职业联盟,明年的联赛让职业联盟去运营。
  25日的会议上,关于这个议题几乎到了最后“官宣”的节点了,职业联盟最早会在12月成立,目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实际上指的是联盟主席的最终确认。此前记者获悉,最接近该位置的人选为国安俱乐部董事长周金辉,目前足协仍然在与其沟通和接洽中。但职业联盟成立在即,工作也将马上开展,现有的工作将会由前苏宁俱乐部总经理刘军和富力俱乐部总经理黄盛华负责,黄盛华或将与刘军一样,在正式开展工作之前,辞去原俱乐部董事长一职。无论如何,联盟会在下赛季联赛开始之前正式工作,因为苏州会议上已经确定,下赛季中超联赛将在明年3月开打,届时新赛季联赛将由职业联盟主导,中国足协监管,总共打满30轮。
  最后一个重要的议题,是俱乐部名称中性化。足协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是有令在先,去年12月,足协再次确认了加快推进俱乐部名称中性化,需要在2021赛季前完成新俱乐部名称的注册,届时若未能通过中国足协认证,将不被授予联赛准入资格。不过此前,足协提出这个概念之时,处于对职业联赛发展状态考虑,也有“例外”条款。即:若俱乐部名称或简称原为非中性的,但被本俱乐部长期、连续使用,使其名称在足球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形成俱乐部品牌或在球迷群体中具有普遍影响力的,可在规定时限内经俱乐部向中国足协申请并批准,可将该名称认定为中性名称。不过申请此类名称认定的队伍必须为2004年中超联赛前已经参加甲A或甲B联赛的俱乐部,并连续参赛至今。同时,俱乐部未发生所属地方会员协会的变更。
  若按照当时的条件来看,中超俱乐部中其实符合条件的不少,例如天津泰达、河南建业、长春亚泰,北京国安、上海申花以及山东鲁能。而在此次苏州会议上,此前的这一例外政策不复存在。足协领导明确指出,现中超16家俱乐部中,仅有大连人一家俱乐部符合新赛季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规定,其他15家俱乐部均要对原有的俱乐部名称进行修改,做到完全去企业化,实现中性化。
  关于俱乐部名称“中性化”如何去界定,一时间也成为了各方讨论的焦点。其实足协意见稿很明确:俱乐部全称应当为“地域名+俱乐部名+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简称采用全称中的“地域名+俱乐部名”。全称中的地域名应为俱乐部所属地的名称或所在城市名称,俱乐部名应为中文,不得超过4个汉字,且不得使用与俱乐部股东企业、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相似、相近的发音或汉字。足协相关人士在会议上也进行了清晰的说明:俱乐部名称中不得有股东公司、或者关联单位的名称出现在俱乐部的名称中。假设俱乐部的股东或者是控股公司下属企业或公司中,有相关子公司或子企业使用过的公司名称,则这个名称就不被视作“中性化”。各家俱乐部在申报足协时,需要提供各种详细的材料予以证明。
  如此一来,像河南建业和天津泰达、北京国安这样的老牌中超俱乐部就要完全更名,类似像上海绿地申花、山东鲁能泰山,可以去掉“绿地”和“鲁能”,保留“申花”和“泰山”就可以。对于很多中小俱乐部来讲,例如重庆当代、武汉卓尔、青岛黄海青港等等,也不知这一次完全去企业化的改名,会不会影响到投资人的热情和决心。
  总的来说,25日中超俱乐部会议没有给俱乐部们太多的讨论时间,各项决策也只是口头传达,最终的细则,在未来15天之内,会以文件形式落实到各俱乐部。

出众的小仙女 发表于 2021-12-3 07:10:31

:lol

糖果¢小妮子 发表于 2021-12-17 21:18:28

一直在看

他是毒药 发表于 2022-1-11 11:06:02

嘘,低调。

挽梦忆笙歌i 发表于 2022-8-4 19:47:14

珍爱生命,果断回帖。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足协施行限薪俱乐部不抵触 周金辉最接近联盟主席